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小程序和App有什么区别?

2020年10月13日 16:08

小程序是APP的精简版,可以实现很多功能,尤其是对于低频的APP甚至是可以取代APP。  小程序对于一些小众的公司来说是很好的选择,开发时间短,成本低。  小程序依托微信的流量入口,可以为公司带来一定的客户。

1、诞生背景不同。


APP是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而发展的,随着手机芯片,操作系统,屏幕技术,触控技术的发展,手机进化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因此APP应运而生,APP发展至今已有超过10年的历史。


APP加速了互联网从电脑时代向移动时代的转变,让用户在移动手机端就实现了很多的程序功能应用,为用户带来很多的便捷。微信也是其中的一个APP应用,是中国目前用户量最大的APP,用户量已经超过10亿。


小程序是腾讯公司推出的基于微信APP的程序应用,诞生于2017年1月。小程序的诞生是源于腾讯公司的战略发展规划,微信用户量庞大,本身就可以看做是一个操作系统,小程序应用就是基于微信操作系统的。


其次,小程序注重程序功能的应用,有连接万物的可能性,在未来物联网的发展领域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


2、开发技术区别。


APP开发根据开发方式可分为原生APP和Web APP,APP主流开发操作系统有安卓和IOS。


安卓版本原生APP的开发语言为JAVA,IOS版原生APP的开发语言为Objective-C。


安卓版本Web APP的开发语言为JAVA+HTML,IOS 版Web APP的开发语言为Objective-C+HTML。


微信小程序是基于腾讯的小程序开发框架进行开发,开发技术是微信自主研发的小程序类JavaScript语言。

3、功能区别。


原生APP开发就是APP的功能大部分在手机端就可以交互访问,只有在需要访问数据库服务器的时候才通过网络对外交互。原生APP开发速度相对较慢,但APP访问速度快,用户体验好。


Web APP的很多功能都要基于网络访问才能实现,其优点是开发速度快,其在访问速度,用户体验方面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微信小程序的访问效率和用户体验上不及原生APP,与Web APP在访问效率和用户体验方面不相上下。



相关推荐

租客值得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

据有关统计分析,目前我国大概有1.6亿人在城镇租房居住,占城镇常住人口的21%。这当中以新就业的大学生和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要群体。从长期需求来看,我国租客群体偏年轻化。众所周知,“高额押金”、“高额中介费”,“带看费”等各种费用,一直是压迫在所有租客身上的巨石,可大部分房源都掌握在房产中介手里,不通过中介租房又很难找到合适的房子,即使租赁体验感较差,费用也较高,很多租客还是会通过第三方中介来进行租赁。传统租房交易中,服务长期缺失,也逐渐爆出服务质量差、欺诈、乱收费、信息虚假等问题,传统中介平台在服务参与过程中保障不够。这些问题直接刺激消费者寻求新的租房体验。在问题与需求双重裹挟下,如何打造满意的租房体验十分关键。而租客网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痛点,所以率先采取措施,解决广大租客在租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租客网力争在租赁上打造极致消费体验平台,在解决市场“虚假信息”等痛点的基础上,提出了“单边收费”。所谓的租客网“单边收费”就是房东与租客达成交易后,租客网平台只收取房东单方面的费用,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从看房到入住,除了租金之外,租客无需支付任何费用!作为国内第一个在房屋租赁中提出“单边收费”概念的平台,租客网无疑是为部分“乱收费”的中介及平台做出了表率。不论是房屋中介还是租赁平台,都是充当着房东与租客之间的信息连接者,通过信息匹配达成交易后,从双方获得部分费用,也就是大家常说的“中介费”。而租客网这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全体租客来说更是一个减轻租房负担的好机会!从高额中介费及多项费用,到租客网“单边收费”,租客网正在变革着整个租赁生态,其核心是保证租客拥有全流程高品质的租房体验。所以想要实现精准匹配,仅靠中介的力量很难达成,必须依靠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机制。而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官方平台的租客网,在“单边收费”、“信用体系”、“租客安全”等相关平台功能的支撑下,显得更具优势!可以预见的是,在租赁行业拥有最广泛受众群体租客网必将成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新独角兽,为所有租客带去更便捷、实惠的租赁体验!

2020年05月13日 14:32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

吴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一些政客,包括美国防务部门的领导,不断攻击中国,试图污名化中国。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记者:疫情发生以来,美国防务部门和军队领导人多次指责中方隐瞒信息,甚至声称来自中国共产党的信息一直在误导公众。请问对此有何评论?吴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一些政客,包括美国防务部门的领导,不断攻击中国,试图污名化中国。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在这场抗疫斗争中,中方始终秉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疫情,第一时间同世界各国分享病毒基因序列,第一时间开展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积极评价。美国一些政客推诿责任,极力甩锅,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和一己私利。这种做法是极其自私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对此,中方的态度清晰明确:这个“锅”我们绝不会背。我注意到,你在问题中提到中国共产党。必须强调的是,在抗疫斗争中,中国共产党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党中央坚强领导,我们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习近平主席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各级党组织主动作为、积极担当,共产党员冲锋在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支突击队中,绝大部分都是共产党员。如果你读一读中国的历史,你会了解到,中国共产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始终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是血肉联系,任何挑拨分裂这种关系的图谋是绝不会得逞的。疫情是一块试金石,更是一面照妖镜。真、善、美,假、恶、丑都尽显其中。疫情当前,唯团结合作者胜。我们愿与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爱好和平、追求正义、向往美好生活的人民携起手来,共同打赢这场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

2020年04月30日 17:41